紅色百寶 奮鬥百年|在“紅色中華第一書”中感受“真理的味道”
2021-03-18 09:50
來源: 新華網
人工智能朗讀:

紅色百寶 奮鬥百年|在“紅色中華第一書”中感受“真理的味道”

新華社上海2月19日電 題:在“紅色中華第一書”中感受“真理的味道”

新華社記者郭敬丹、吳振東

一本薄薄的小冊子,區區一萬來字,卻被稱為“紅色中華第一書”。

1848年,馬克思和恩格斯執筆完成的《共產黨宣言》在英國倫敦出版。1920年春天,中國青年知識分子陳望道一邊苦譯,一邊感受着非常甜的“真理的味道”。當年8月,《共產黨宣言》首箇中文全譯本在上海出版。

這本書高18.1釐米,寬12.4釐米,共56頁,封面印有馬克思的照片。問世時,它有兩個版本:8月出版的首版共印1000冊,封面為紅色,由於排版疏忽,封面書名錯印成“共黨產宣言”。一個月後,小冊子再版,書名更正,封面改為藍色。

小冊子問世後,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大地傳播開來,為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和中國革命的勝利,起到重要的鑄魂作用。

目前,首版紅色封面的《共產黨宣言》在全國僅發現12本,上海存有5本。一紅一藍兩個版本,均是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珍藏的國家一級文物。

一百多年來,小冊子中的真理養分滋養中國大地,不斷結出甘甜果實。

有人為守護它,捨生忘死——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發生後,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張靜泉將包括《共產黨宣言》在內的一批黨的文件和書刊帶回寧波老家保護起來,自己悄悄返回上海。幾番忖度,張靜泉的父親張爵謙編了個“不肖兒在外亡故”的故事,將文件密藏進張靜泉衣冠冢。新中國成立後,年事已高的張爵謙仍然等不到兒子的消息,便將衣冠冢內文件取出,囑託三子張靜茂將其上交黨組織。

有人為理解它,反覆研讀——1936年7月,毛澤東在延安對美國記者埃德加·斯諾説,“有三本書特別深地銘刻在我的心中,建立起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。”其中就包括陳望道翻譯的《共產黨宣言》。毛澤東説,“馬列主義的書要經常讀。《共產黨宣言》,我看了不下一百遍,遇到問題,我就翻閲馬克思的《共產黨宣言》,有時只閲讀一兩段,有時全篇都讀,每讀一次,我都有新的啓發。”

有人為實踐它,飛揚青春——在復旦大學《共產黨宣言》展示館,一支名為“星火”的黨員志願服務隊不斷講解宣言故事、實踐宣言精神。2020年,黨的99週歲生日到來之際,他們寫信給習近平總書記,彙報參加志願講解服務的經歷和體會,表達新時代青年學子做《共產黨宣言》精神忠實傳人的信心與決心。

不久,總書記的回信到了,大家歡騰雀躍。習近平總書記在回信中表示:“現在,你們積極宣講老校長陳望道同志追尋真理的故事,傳播馬克思主義理論,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。希望你們堅持做下去、做得更好。”

心有所信,方能行遠。習近平總書記説,面向未來,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,我們更需要堅定理想信念、矢志拼搏奮鬥。希望廣大黨員特別是青年黨員認真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,結合學習黨史、新中國史、改革開放史、社會主義發展史,在學思踐悟中堅定理想信念,在奮發有為中踐行初心使命,努力為實現“兩個一百年”奮鬥目標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智慧和力量。

[編輯:孫遜]